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萌妻难驯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能愉快的吃饭了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0:50:57

萌妻难驯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能愉快的吃饭了

司徒信脸色一变,心底涌起不祥的预感。[燃^文^书库][]他不动声色,极为绅士的説道,“唐xiǎo姐,可以让我看一下的你的吗?”

“当然!”

唐宁宁不明白他的意思,大大方方递了上去

萌妻难驯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能愉快的吃饭了

短短几分钟,她的图文信息便引来无数的评论和diǎn赞。

司徒信还发现,她把相同的照片发上了微博,并且附了一行字,‘女王们与忠犬们的晚餐。’

不仅如此,图片下方清楚的标注了他们所在的位置。

该死的微博!

“漫漫,快走!”

抽走陆雪漫手里的刀叉,司徒信顾不上解释,拉着她向后门走去。

进入餐厅以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寻找退路。没想到,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。

看着他们行色匆匆的背影,唐宁宁不懂了,“他们怎么回事?説走就走是什么意思?我只是发了一条微博而已。”

“宁宁啊,你闯大祸了!”

看过微博内容,荣爵洛心里咯噔一下,撂下一句话,提步追了上去。

他丢下自己,去追陆雪漫是什么意思?

“爵洛,你去哪儿?你回来!”

他对未婚妻的呼喊充耳不闻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唐宁宁不明白她发的微博和朋友圈能引来什么麻烦,本能的认为是他们大惊xiǎo怪。空牢牢的餐厅只剩下一个人,想想就心塞到不行!

荣爵洛,你这么紧张陆雪漫,鬼才相信你对她没意思!

从餐厅后门出来便是班霍夫大街,这里是苏黎世的消费天堂,街道两旁的橱窗里陈列着华贵的商品,绝地是追求世界名牌的圣地。

但是,司徒信无心购物,直接把她拽进了baily门店。

一路上被他拽着走,陆雪漫差diǎn儿摔个狗啃泥。本以为他发现了顾晋阳的人,才会这么急着离开,可他居然进了专卖店。

这男人不让她吃饭,却带她来买衣服,这厮抽风了吗?

“司徒信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“嘘!”

微凉的指尖封住她的嘴,司徒信拉着她躲在模特背后,偷偷向外张望,果然发现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追了上来。

“你自己看……”

撇撇嘴,陆雪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忍不住默默咽了口口水。

他们是顾晋阳的人吗?

没人知道他们来了苏黎世,黑桃帮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?难道真像司徒信説的,一直有人暗中跟踪荣爵洛?

想了想,她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苏黎世是荣家的地盘,荣爵洛不是好惹的,只要发现被人跟踪,就会让那些人有来无回。

“他们是你家的人还是荣爵洛的人?”

“都不是!”

某女震惊了。

这下惨了,顾晋阳这么牛x,她怎么逃得掉?

苍天大地老天爷,你要玩死我吗?

司徒信目不转睛盯着外面那两个男人,仿佛一尊雕像,直到他们离开视线,才恢复了人类的表情。

对着店长招招手,他立刻笑着迎了上来,“大少爷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陆雪漫回过身,发现店长对他毕恭毕敬,瞬间懵了。

这又是什么情况?

为什么她总跟不上进度呢?

“备车,给我们找个住的地方。”吩咐了一句,他拉着某女穿过库房,走进了员工休息室。

倒了杯温水递给她,司徒信解释道,“司徒家族是baily在欧洲最大的代-理商。以后无论你走到哪个城市,只要见到门口那个徽章,都会有人接应你。”

难怪他不怕亡命天涯,原来到处都有他家的人!

你家这么彪悍,真的好吗?

饿的肚子咕咕直叫,陆雪漫只能猛喝水,可谁成想,越喝越饿。心情不爽到爆,她决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“刚才,你为什么要拉着我跑呢?”

“唐宁宁发了一条微博,上面标注了咱们的位置。既然有人监视荣爵洛,难保顾晋阳不会派人盯着她。事实证明,逃跑是对的。”

“那些真是顾晋阳的人?”

到了现在,她居然还在质疑顾晋阳的应变能力?

他是嘿道出身。

当年,黑桃帮叱咤拉斯维加斯,连黑手党都要对他忌惮三分。这样的人想追踪陆雪漫的行踪,很难吗?

投来鄙视目光,司徒信不屑地反问,“你以为呢?”

嘟着嘴,她懊恼的垂下了头。

几分钟前,她还很傻很天真的认为不会那么早开始逃亡生活。谁知道,残酷的现实泼了一盆冷水,让她彻底清醒。

她面对的是最凶狠的嘿道,即使躲到天边,也会被揪出来。

但是,如果她不跑,难道由着那些人把自己抓回去,让顾晋阳阴谋得逞,从此为所欲为吗?

逃,她还有一线生机,绝不能坐以待毙!

心里满满的都是负面情绪,尽管郁闷得到不行,她还是决定赌一赌。

打定了主意,她缓缓説道,“把你的借我用一下。”

司徒信本能的认为她想打给荣爵洛求救,可那厮的很有可能已经被监听了,她这么做等于向顾晋阳通风报信。

“再等一会儿,我的人马上就到。”

“给我……”

“漫漫,你到底要打给谁?”

“你和我的妈。”

司徒信不懂了,她一直怀疑蒋斯喻与顾晋阳是一伙儿的。她打给蒋斯喻跟自投罗有什么分别?

她被吓傻了吗?

“漫漫,你别着急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冷了男闺蜜一眼,她从男人口袋里掏出,拨出了蒋斯喻的号码。几秒钟过去,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西欧大部分国家没有与某朝签订引渡条约。而且,荣爵洛一直在与陆雪漫秘密接触。

蒋斯喻料定,她一定会去瑞士。

从海都国际机场直飞苏黎世有中午和晚上两个航班。他们抵达瑞士六个xiǎo时之后,她也来到了苏黎世。

下了飞机,她立刻联络蒋家在苏黎世的人马,全城寻找陆雪漫。

蒋勋亲自出马,在霍夫曼餐厅发现了他们的踪迹,追到班霍夫大街却把人跟丢了。直觉告诉他,司徒信和陆雪漫并没有走远。

此刻,他和手下正在对每一家商铺进行排查。

在这个时候接到儿子的,让蒋斯喻深感意外,“阿信,你跟漫漫在一起吗?你们现在在哪儿?”

“是我……”

听到女儿的声音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虽然在海都她们相处的不错,但是她很清楚,陆雪漫依然没有接受她这个母亲。

她在向自己求救吗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太好了!

“你跟阿信在一起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……你还好吗?”

“坐了十几个xiǎo时的飞机,我有diǎn儿累了。现在想找个地方歇歇脚,好好睡一觉。你能来接我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一句话惊掉了司徒信的下巴。

不可思议的看着陆雪漫,他用唇语説道,“你疯了吗?你明明怀疑她跟顾晋阳穿的是同一条裤子?怎么能让她来接咱们?”

微微摆手,陆雪漫没有理会他的质问,继续説道,“外面那些黑衣人是你的人吗?”

欧洲是蒋家的势力范围,她并不认为外面那些人是顾晋阳的手下。

据魏蓓拉説,杜涛带人冲上来的时候,她见到了蒋斯喻。

如果她与顾晋阳是一路货色,有杜涛出马就够了,没必要亲自带人在航站楼守株待兔。

很显然,在争夺遗产的问题上,她与顾晋阳不是一条心。

只要她不是黑桃帮的帮手,就有利用价值。

“是……”

既然她看到了黑衣人,那么蒋勋就在附近。只要他们与蒋勋汇合,女儿就安全了!

为了证实猜想,陆雪漫紧接着追问道,“你为什么要派人跟踪我?”

“我怕你落在黑桃帮的人手里,想赶在他们之前把你带回蒋家。一旦到了荷兰,就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了。”

不管亲妈到底是何居心,与顾晋阳比起来,她的可信度相对高一些。

况且,她还有司徒信和荣爵洛两个帮手,即使亲妈真想打什么鬼主意,也不会轻易得逞。

“你的人谁带队?”

蒋斯喻秒懂了她的意思,忍不住一阵心酸。

看来,她还是不相信自己。宁可单独联络蒋勋,也不让她这个母亲代劳。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换回她的心呢?

“蒋勋。需要我通知他去接你吗?”

“我知道他的号码。”

收了线,陆雪漫便拨出了蒋勋的。

接通之前,她做了两手准备。如果占线,就説明蒋勋接到了蒋斯喻的。那么,亲妈刚才那番话都是骗人的。

反过来説,她可以抱上亲妈这条大腿,暂时避避风头。

蒋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看到屏幕上的号码,高兴的差diǎn儿跳起来。

两个大活人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,大少爷和大xiǎo姐不见了,这让他怎么跟夫人和老爷交代?

谢天谢地,大少爷来了!

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,他才按下了接听键,“大少爷,我是蒋勋,请问您有什么吩咐?”

“你在哪儿?”

听筒里传来陆雪漫的声音,他愣了愣,却立刻恢复了镇定,“大xiǎo姐,属下在班霍夫大街……lesambassadeurs钟表店门口。”

“给你2分钟,带上人到herms等我。”

baily斜对面有一家爱马仕的门店,两家专卖店相距不足300m,透过橱窗玻璃就能看到。

虽然她决定相信蒋斯喻,但是xiǎo心一些终究没错。

“是!”

司徒信看得出来,她信不过蒋斯喻,却依然选择跟她走,这完全説不通嘛!

如果这是她对亲妈的试探,可以换一个更稳妥的办法。如果她想找一个保-护-伞,有他这个现成的,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。

“漫漫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运城治疗阳痿医院
运城治疗早泄方法
运城治疗早泄费用
运城治疗早泄医院
宜昌好的男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