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金石录之蜀盗 第十三节 红尘老手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22:04

金石录之蜀盗 第十三节 红尘老手

“呼呼呼~”

随着沃尔夫冈·冯手臂的放松,周围空气的温度顿时下降,空气一下子又变回川西高原特有的清新。我和猴子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不过本能反应地大口喘息着。

“如果你想让她活着,就放过唐天和猴子!”陈鹏面色y沉的说道,只见一把乌黑的骨笛直抵路德维希的太阳x,而她身旁的碎石全部轻轻漂浮着,不断的震动破碎。

虽然汉邦公司的a级派员中,几乎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,但是陈鹏的身手,是她从进公司到现在,遇到最强的。就连她引以为豪的月蚀,在有阳光的状态下,也只能控制住陈鹏短暂的几秒,就在她想要有所行动时,郭子的火力又不得不让她继续退回岩石后

紧接着,路德维希受到了来自穆风、小绿和陈鹏形成的三面夹击,毫无疑问,瞬间便被控制住了。

“你们要是敢让她受一点委屈,我定将屠遍七门!”沃尔夫冈·冯看着跪坐在地上的路德维希,愤怒的说道。

“啊呸~就凭你那样儿?还想找我们蜀七门麻烦?恐怕还不够我们塞牙缝!给你透个风吧!我本来就不是战斗人员!你打过我,并没有什么可以宣扬的!”见到陈鹏成功控制住场面,咱们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了,我立刻不屑的说道,“还有,再提醒一句,蜀七门唐家,厉害的是傀儡!有本事你来试试!”

“砰~”

“噗嗤~”沃尔夫冈·冯一记重踢甩在我的胸口上,巨大的力量给人一种五脏六腑都移位了的感觉,顿时一口鲜血喷出,在明亮的阳光下,显得格外的殷红。

“你他妈再动我兄弟试试!”见到这一幕,陈鹏立刻大吼一声,下一秒,路德维希发出一声尖叫,我还以为陈鹏把她怎么了,于是强忍着剧痛望去,结果,差点让我当场晕死。

只见陈鹏使出“夜闻笛”,顿时,路德维希及腰的茶色秀发以r眼可见的速度,一寸一寸的变短,阳光折s下,发丝纷飞。“我靠,老三不愧是混迹江湖红尘的老手啊!要是我,还真不知道怎么让路德维希恐惧,从而让沃尔夫冈·冯放人,毕竟,我们这边有两条人命在他手上。

“闭嘴!蠢丫头!我数到三,同时放人!”沃尔夫冈·冯无奈的看了一眼满脸泪花的路德维希,心里无语道,这陈家家主的做法虽然无赖,但是实在是运气好,要知道,在公司进行a级派员恐惧测试时,路德维希几乎什么都不怕,唯一害怕的,就是别人动她的头发。这也难免,其实每个人,都有自己一生都为之害怕的东西。

“三~”

“二~”

“一!”

路德维希与我们面对面的走来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我的心里很不安宁,一定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。因为就在被陈鹏释放的一瞬间,我从她的眼里,看到一丝异样的波动,我也说不清楚这波动代表着什么,但绝对不是因为得救而产生的喜悦,给人更多的是一种老谋深算的y谋感。

果不其然,我和猴子刚好走到沃尔夫冈·冯攻击的边界处时,路德维希平静的女声再次响起,“中国有句俗话,不打不相识!既然相识,今天你们都还是留下来吧!”

“哗啦~”就在这时,唐楠木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下,熟练的给手枪上膛,发出“咔嚓咔嚓”的声响,然后慢慢的把枪口对着脑袋,手指渐渐扣动扳机。

“不!住手!我们留下!”我和陈鹏同时喊道,唐楠是我们从小到大的好兄弟,不论如何,也不能让他有任何闪失,再说了,他这次冒险回国,为的也是我们共同的大家庭,蜀七门。

“呯呯~”见到陈鹏带头把骨笛丢在地上后,我们没有丝毫犹豫,全部解除了武装,穆风也狠狠的把黑尺c入湖滩中。紧接着,几个全身是血的黑衣人,撇着腿,一瘸一拐的走到我们面前,恶狠狠的用手铐铐住我们的双手,然后用拳头粗细的麻绳将我们两两捆在一起。

“啊疼~”陈鹏结实的后背抵在我的伤口上,一股钻心的疼痛,顿时袭遍全身。“妈的!唐楠!你多昏迷一会儿会死啊?”见到唐楠与穆风捆在一起,已经清醒过来,我大声骂道,要是能多给哪怕是一秒钟,一旦我和猴子走出沃尔夫冈·冯的攻击范围,就算路德维希再次控制住唐楠,我们也有机会干掉他们。

“天哥,鹏哥!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大家都受这么重的伤?”唐楠焦急的问道。

“哎,不说这个了,先看看情况再说!”陈鹏心烦意乱的回道,蜀七门纵横江湖上百年,从来没有出现过,两家家主同时被人制住的情况。

“他们现在还剩下八人,其中四个人伤还不轻!”我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。

“老七,这手铐难不住你吧?”陈鹏问道。

“兄弟,这玩意可比墓里的机关简单得不知哪里去了,什么时候需要解开,你告诉我一声就好!”我自信的回答道。

“现在先不急,我估计这俩老外手上肯定不止唐楠手中的情报,看他们的样子,应该一会儿要下水。”陈鹏担心的道,不过下水之前,必然会来询问我们在六角羌楼里有没有什么收获。

“哼~就那小娘们那点技术?比咱们北京搞催眠的医生都差远啦!”我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迹,之前那一脚挨得着实不轻。

“千万别小看她控制人的方法!与催眠不一样!她可不管你有没有主观意识,直接就强入你的思维了!唐楠,之前你被控制是什么感觉?”陈鹏连忙问道。

“我原本是站着看向湖面的,突然间就感觉思维越来越慢,最关键的是,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,就像在赛跑一样,大脑里还有另外一道指令,始终跑在我的前面!”唐楠疑惑的说道。

“我明白了,只要不让她侵入我的思想就可以啦?”我看着唐楠问道。

还没等到回答,只感觉耳边传来阵阵暖气,有点酥麻的感觉,“哎哟~你看脸都流血啦!说实话,在见到你们之前,我还以为蜀七门的家主都是一些中老年人,你们中国不是很流行这样吗?”

“哼~少给爷装好人!咱们蜀七门的底蕴,岂是你们这些外国佬能体会的?”郭子忍不住叫道。

“天哥,对不起哦!刚才其实是个误会,我们并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,只是想给唐教授调整下记忆,忘掉不该记下的东西罢了!”路德维希用柔和的声音缓缓的说道。

“误会?误会就是往死里打?呵呵~我看湖滩上死了这么多人,一会儿没准警察就来了,我劝你们一句,赶快背着尸体跑吧!不然传出去可就不好办咯~”我冷笑道。

“轰~轰~轰~”这时,湖滩上传来几声闷响,变相的回答了我的话语,只见沃尔夫冈·冯把手对着躺在地上的黑衣人,重重的一捏,堆积起来的尸体,顿时化为一片漆黑的焦末。紧接着,沃尔夫冈·冯潇洒的一扬手,清新的湖风吹来,带起缕缕黑烟,飘散于天际。

“咕咚~”我吞了口口水,要是真这么死了,还省去了火化费。

“嘿嘿~天哥也看完了咱们处理尸体的手段,所以这点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,小妹对你可是很感兴趣哦!”路德维希一脸娇笑的看着我,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,要是换作平时,一位这么可爱的妹子在我耳旁,如此亲昵的说话,我一定高兴坏了。

然而,此时的我却如坐针毡,暗地里赶紧将金石玉微法全开,在精神力量强化上,唐家的金石玉微法可比陈家的天喤心经厉害多了,所以我并不担心路德维希的“月蚀”能够控制我,不过这样一来,未尝不是一种机会。

小孩发热怎么办法退热快
宝宝咳嗽发烧
汉森四磨汤调理肠胃吗
血栓是怎么形成的原因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