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极品相师 053 一掷亿金 加二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53:48

极品相师 053 一掷亿金 加二

李元群成为何鸿深的御用风水师已经很多年了,在赌场这个行当也做了很多年,一直深得何鸿深信任,

他当然知道每个赌场每一个高手的擅长,这个杜千擅长骰子,李元群是非常清楚的,

他开始的时候,还为唐振东担心,因为跟杜千赌骰子,就相当于给杜千送钱,

不过李元群又相信眼前自己这个刚认识的年轻人,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手段,别的不説,单説他周身的紫气加身,恐怕就不是杜千所能抗衡的,杜千所代表的不过是赌技,而这个年轻人身上却代表着天道,

一个人能抗衡天道吗,

李元群自己暗自摇摇头,

跟众多大佬看待唐振东的悲观眼光不同,陈志玲看唐振东是越加难以捉摸,能在众位赌坛高手中胜出,这本身就代表了实力,而这种实力,竟然是自己无意间现的,

陈志玲相信唐振东一定不会输,

“王少,説説赌的是多大的局。”唐振东看着王雷笑呵呵的问道,

“一局一千万,一共赌十局,敢赌吗。”王雷能看的出來唐振东并不是个有钱的主,或者是唐振东更像个别人请的赌场高手,

这样的人敢赌一亿的局,他手头沒钱,输的还都是别人的钱,这样的局,他敢接吗,

王雷这样一掷万金的机会也不是很多

极品相师  053 一掷亿金 加二

,过千万的资金流动,按照道理上,他必须要请示父亲王念之,王念之才是银河集团的真正掌舵人,

今天也就是因为是杜千跟人对赌,要不然王雷可不敢一局一千万这么赌,他实在是有必胜的把握,

“呵呵,一局一千万,一共才一亿的局,王少也就这么diǎn魄力。”陈志玲冷笑道,“我这张金卡里,一共有十亿,不如咱们就把筹码提高,一局一亿,十局十亿,王少是否敢接招。”

陈志玲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所有大佬都震惊了,他们本身就是开赌场的,深知赌场的风云莫测,他们见过豪赌的,一局十万,一百万的都有,银河赌业的王雷张口就是开局一千万一局,这已经是赌坛少有的大码了,除非是在争地盘的时候,大佬们谈判可以涉及到这么高的赌码,在平时,这种赌码可不常见,

这可不仅仅是一掷千金了,这是一掷千万金,这样的魄力少有,

但是陈志玲一开口就把价码提高了十倍,一局一亿,十局十亿,这样的豪赌,他们这些赌坛的大佬也是闻所未闻,

陈志玲一开口,让王雷倒吸一口冷气,银河赌业加上赌牌的价值也不过在五六十亿上下,虽然银河每年都能给王家带來十数亿的利润,但是如果要拿近一年的利润來豪赌,王雷心里先就打了退堂鼓,

陈志玲拍拍唐振东的肩膀,“十亿,赢了算你的,输了算我的,放心大胆的赌吧。”

这十亿是陈志玲这么多年來,倒卖批文,所挣下的全部家底,也是她的嫁妆钱,但是她性格豪爽,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喜欢男人,所以这嫁妆钱只是个名称而已,她永远也不会嫁人,

要疯狂就彻底疯狂一把,陈志玲不怕重來,

其实明眼人都知道陈志玲今天不管输赢,都是最大的赢家,因为她刚刚获得的那枚特区政府颁的赌牌就价值不菲,二零零五年,永利赌场转让了一枚副赌牌,就价值9亿美金,9亿美金,在当时合人民币六十多亿,

当然这次最后一枚主赌牌获得后,副赌牌的转让价值也不会低于人民币六十亿,这还不算通货膨胀的影响,

当然陈志玲获得的这个主赌牌,在特区政府也需要交钱,价格大概是十个亿左右,然后再扣除何鸿深家族背后的支持,转让价格上的优惠,即使这个副赌牌免费转让给何鸿深家族,陈志玲获得的这个主赌牌的价值也不会低于五十亿人民币,

但是以何鸿深办事的讲究,他断然不会免费拿陈志玲这个副赌牌的,而且按照何鸿深一贯的办事原则,他的出价绝对不会低于上次的九亿美金的转让价的,

这样一來,一反一正,如果陈志玲讲这个可以分拆成主副赌牌的最后一张赌牌出手,那她最少会在这次转让中获利一百亿以上,

所以,陈志玲拿出十亿给唐振东做赌,即使唐振东都输了,她也是稳赚不赔,

唐振东看着王雷越來越黑的脸色,就知道陈志玲刺激的他不轻,像王雷这种大少,挥金如土习惯了,最见不得的就是比自己还挥金如土的人,现在陈志玲明显比王雷的豪气足了十倍有余,

这让王雷怎么能受得了这种窝囊气,

王雷一咬牙,刚要准备答应,“荣华富贵”厅的大门突然打开了,进來了一个五六十岁的人,这人穿了一身唐装,精神矍铄,“十局多无聊,干脆一局决胜负,赌额就是十亿。”

“王念之。”众人心中一阵吃惊,王雷的父亲,银河赌业的掌舵人王念之來了,而且王念之一出口,就是惊人之语,一局决胜负,而且一局赌的是十亿,

各位见多识广的赌坛大佬,也被王念之的这个气魄给惊呆了,要知道,王念之的银河赌业,一年的收入最高也就二十亿,他敢拿出半年多的纯利,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豪赌,这怎能不让各位赌坛大佬吃惊,

“念之兄,你來了。”何鸿深见王念之进來,他站了起來,跟王念之抱抱拳,

“何老,不敢当,不敢当,念之來晚了,听説今天的普京聚集了青出于蓝的少年英豪,我特來观看一下。”

何鸿深称呼王念之为兄,只不过是尊语,这是説王念之的江湖地位也不低,但是王念之也不是不懂进退,他见何鸿深跟自己以平辈论交,他马上称呼何鸿深为何老,以示何鸿深的江湖地位高过自己,尊称他为何老,

不过何鸿深的江湖地位,也的确当的起王念之的一声何老,

何鸿深听到王念之这么説,他拉过陈志玲,给王念之介绍道,“这位是陈志玲,是我在京城一位故人的孙女。”説着何鸿深又拉过唐振东,“这位是志玲请的赌坛师父,想必念之兄説的少年英豪就是他喽。”

王念之目光灼灼的看着唐振东,“你就是那个一掷一亿金的唐振东。”

唐振东见王念之面目阴骘,鹰鼻鸷目,只看面相就知道这人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他这么看着自己,很显然是对自己是敌非友,

“不敢当,敢问阁下是。”

“老夫银河王念之。”

唐振东diǎndiǎn头,示意自己记住了这个名字,然后又道,“王总要跟我赌一个十亿的局。”

王念之这人能在港澳一带混的声名鹊起,显然不是个一般人,他刚一进來就先声夺人,我儿子一局一千万,你説要一局一亿,那我就一局十亿,我看谁先扛不住,这就是王念之的战略,他要用他的财势打掉唐振东的底气,

要打倒一个人,在**上打倒远远不够,还要在精神上打倒他,这就是王念之的策略,最主要是王念之不相信除了这何鸿深敢跟自己比财力和魄力,他不信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也敢跟自己比魄力,

何鸿深想的还要远,这个王念之虽然宣称退居幕后,把银河赌业交给了他的小儿子王雷,但是这赌牌的争夺战,虽然説是不來参加,全权交给王雷,但是这刚刚生的事,王念之就知道了,这説明什么,这説明王念之并沒有真的退居幕后,而且还一直在密切注意着自己这些人的动向,最关键的是王念之在自己的普京大赌场有强大的眼线,

看來自己的心是越來越软了,普京脏了,该清洗一下了,

唐振东毫不示弱,王念之目光灼灼的看着唐振东,想看看他到底是真有底气,还是装出來的底气,

“好,果然是英雄出少年。”王念之看不出來唐振东的心中所想,他diǎndiǎn头,走到杜千面前,“杜师傅,一局决胜负,不要紧张。”

杜千怎么能不紧张,他出手的局,几十万,上百万,他都干过,甚至上千万的局,他也给王念之出征过,但是要説一局十亿,这么大的局,他怎么能不紧张,

“王总,我。”

王念之沒让杜千説下去,“杜师傅

极品相师  053 一掷亿金 加二

,别担心,不过是一场赌局而已。”

王念之此时也知道,如果杜千挥正常水平,在骰子上他绝对是无敌的,就怕杜千心中紧张,耳朵听不出來摇的diǎn,那就坏了,所以,王念之一直在平息杜千心中的惊慌,

杜千的豪气也被王念之给带动出來了,要知道能一场赌局筹码达十亿,可不是一般人敢做的这个决定,而且一个赌徒能一下决定十亿元的输赢,这辈子也无憾了,

“好,來吧。”

杜千重重的diǎndiǎn头,示意他绝对不会辜负王念之期望的,

唐振东看着杜千的心越來越坚定,自己跟他不能拼赌技,而是要拼运气,

其实,唐振东一直拼的是运气,

广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广州治疗睾丸炎方法
广州治疗睾丸炎费用
广州治疗睾丸炎医院
广州治疗龟头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